。微博:J-hopeful_致命
。文號:沉醉於光州小鹿的大邱美式咖啡
。唯彈,정호석/Rapline/Hyungline
。糖錫
大邱男子的光州小鹿

Imp/Mal-Mistake

   
 

  一如往常地,Imperious踏入了智慧之池。
  洞穴壁面上散發出幽藍色的,柔和、並且美麗的光,與Imperious不斷揮動著的那對赤紅得像是燃燒火焰一般的天使之翼迥然不同。
  他一直認為這裡的顏色配上Malthael會是最美麗的藝術品——儘管這位以粗曠暴躁聞名的大天使似乎並沒有什麼欣賞藝術的眼光。
  Imperious飛過無盡的長廊,在那座清澈的泉水進入視野後緩下雙翅,最終停在距離他摯友數公尺遠的後方。他沒有出聲引起Malthael的注意,只是沉默地看著他凝視浮在半空的聖杯,直到終於注意到站在他身後的自己。

  「你看見了什麼?」據說,Malthael可以藉由聖杯窺視一切智慧的根源。
  英普瑞斯不記得從誰那裡聽說過,或許是Auriel,也有可能是Itherael。
  他曾經有次湊到Malthael身旁讓他給自己看看那聖杯,但Imperious在杯裡什麼也沒看見,從此之後他再也沒想去看聖杯裡的東西。
  「嗯。」隨便應了一聲,Malthael緩緩地飛到英普瑞斯面前,他微微仰起頭讓自己能夠看著對方的臉。
  「…Imperious,什麼是……“愛”?」Imperious愣住了,不是因Malthael拋出的問題,而是他訝異地發現他以為無所不知的智天使,語氣裡竟然帶著困惑與不解。
  「我不知道真正的"愛"是什麼樣的,Imperious。」
  「聖杯告訴我,這是一種……被強烈吸引下而產生的快樂情感。」Malthael自顧自說起來,拍動揮舞著他銀白的雙翅在原地打轉,「但是我曾經看見,那些人類為了愛情放棄一切,甚至連自己的命都給了出去。」
  ——但天使是自私的,純潔、神聖。
  Malthael知道,那不過是些愚蠢的傳說。
  天使為了自身利益,親手送斷伴侶的性命簡直不需要任何猶豫。
  Imperious沉默了許久依然無法想出不錯的答案,他緩緩搖了搖頭,然後看著Malthael有些失望地聳聳肩。
 

  再之後,Imperious見到Malthael的次數越來越少,這位智天使已經鮮少再踏出智慧之池任何一步,就連眾天使的重要會議也沒有他的身影。
  然而Imperious只把這當作Malthael的任性,他繼續放任Malthael待在智慧之池日夜盯著那深不見底的聖杯。
  直到智慧天使從天堂完全消失蹤影的那天。
  Imperious發瘋似地命令士兵搜尋天堂的每個角落,把自己一個留在Malthael最後身處之地,他才看清了這裡的一片大災難。
  散落一地的羊皮紙,上面密密麻麻全是Malthael潦草寫下的問題。智慧之池的水不再清澈,原本應該散發著微弱光芒的水源此刻卻像是帶著死亡一樣的黑,而Malthael珍視的聖杯如敝屣一般被隨意落在水池邊。
  Imperious拾起了已經殘破不堪的容器收進自己懷中,在離開智慧之池後Imperious喚出了他的武器,無情地摧毀了洞穴入口處的山壁。
  他得讓這地方從此消失在他眼前。

  他知道,如果自己當時再付出多點的關心,今天就不會是這個結果。
  從天堂墮落的智天使。
  成為了象徵死亡的天使,Malthael。
 
 

评论
热度(7)
上一篇 下一篇

© 大邱男子的光州小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