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博:J-hopeful_致命
。文號:沉醉於光州小鹿的大邱美式咖啡
。唯彈,정호석/Rapline/Hyungline
。糖錫
大邱男子的光州小鹿

[刀劫]漫漫长夜.1(作为一个取题废真是抱歉)


  本来应该与平常相同的诺克萨斯,却因为多了个不速之客而变得不宁静。
  乐芙兰敲着从不离手的魔杖,饶有兴致地盯着先前闯入自家宅邸的那名忍者。
  "你说...该如何处置他呢,小刺客。"乐芙兰偏头看向了站在黑衣人面前一动也不动的泰隆,接着像是明白了什么一样轻笑出声。
  "好、好,那么这里就留给你了,"乐芙兰淡笑着拍了拍手,随即起身离开了属于自己的寝室,"好好享受。"黑色玫瑰静静带上房门,快步走向了另一个房间。
  泰隆默默地瞅了眼关上的门,又半眯起眼看向眼前被捆绑得死紧的男人,然后弯下身用节骨分明的手指勾起劫的下巴。
  "早说过别再来诺克萨斯,忍者。"低沉的嗓音近在耳边。
  劫一双腥红的眼不甘示弱地瞪向冷冷笑着的泰隆,从各部位大量伤口涌出的血液呈现出这副身体主人目前的状况并不怎么理想。
  而泰隆对于劫就算处于劣势依旧如此顽强这件事感到非常不满,二话不说拉住了人拽上一旁柔软的大床,将身子的重量全部压上,猛地凑近劫的脸庞用着温柔得不行的语气说着,"做错事的人…是要接受教导的。"
  劫愣了许久,劫并不能理解这个刺客脑子裏想的是什么, 他以为在他无法施展暗影之力的时候,诺克萨斯的这群人会直接将他置于死地。
  并且, 对于一个来刺杀自己城邦高层的人还需要什么教导?
  泰隆嘴角带着不怀好意的笑,拉开了束缚在劫身上的绳索,只留下了在他颈部能封印所有法术的颈鍊。
  泰隆双手慢慢地从后颈下摸至腰部,手指隔着布料轻轻抠弄着腰身,并在感觉到了身下人明显压抑着的颤抖时嘲弄地笑出声。
  "这么敏感?"
  劫皱着眉紧闭双眼,吃尽全力地控制着自己发抖的身子,隐忍着腰间被抚摸带来的酥麻感觉让他快要无法控制自己。
  泰隆依旧只是进行手边动作,冷冷笑看着身下人被他称为有趣的反应。
  手指在抚摸时不断碰触到的金属铠甲让泰隆不耐地烦躁起来,一怒之下便用手将那些碍事的护甲及衣服全部扯下了。
  劫怔怔地看着那刺客把自己唯一遮蔽物给弄碎了,刚准备开口大骂,泰隆就已低下头含住了劫胸前凸起,对着微微挺立的乳头又吮又咬。
  "你做什么…!"劫扯开嗓子,奋力忍住声音中的颤抖对着泰隆怒吼。泰隆抬起头,戏谑地瞥了眼咬紧下唇、不断发抖的人笑了出来。
  "哼,影流?真的是一点儿能耐都没有。"泰隆掐住人的下颚,一双亮金色的眸子像发现猎物的豹一样直直盯向劫。
  "暮光之眼如果知道了…一定很有趣。"泰隆扬起一抹嘲讽的笑哼了声——堂堂影流之主被诺克萨斯的无名刺客强暴上了,噢、这一定是头条。
  泰隆没有给人反应的时间,猛力地扣住劫的后脑往人唇上重重地吻下不放,舌尖深入人口中恣意掠夺着空气。劫被泰隆突来的动作吓愣了,一时没反应过来,半晌过后才满是怒气地用未被束缚的脚想踹开泰隆,但过多的失血让他的动作无力得就像在泰隆身上轻轻一碰。
  泰隆在发现劫的身子止不住颤抖时停下了这个吻,劫胀红着脸尽可能呼吸新鲜空气,红眸恶狠狠瞪向正笑着舔唇的那人。
  泰隆不发一语忽地靠向劫的面前,脸上笑容在一瞬间冷了下来,手摸向了腰间取出随身携带的短匕首,一把划开了一直用发带束起的及腰黑发,拎起断落的发丝往地上就扔,泰隆抓起劫的后发,眯着眼恶狠狠地瞪着,"嘿,不准违背我。"

—————

想到就更…。
欢快地跑去写烬劫。

评论
热度(11)
上一篇 下一篇

© 大邱男子的光州小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