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博:J-hopeful_致命
。文號:沉醉於光州小鹿的大邱美式咖啡
。唯彈,정호석/Rapline/Hyungline
。糖錫
大邱男子的光州小鹿

【某個題庫】糖錫

*小學文筆

*一下糖錫

*bts屬於彼此ooc屬於我

*非全部,只有一部分題目

*****

Adventure(冒險)

  「哥,有機會的話我們一定要去一次沒有鏡頭的旅行啊!」
  閔玧其將視線從手上的筆記本移向鄭號錫,思考片刻後點了點頭,看那人臉上笑著笑著露出了梨渦。
  「那我們去杜拜吧?」
  「為什麼?」
  「想和哥去一次兩個人的沙漠冒險嘛!」

Angst(擔心)

  閔玧其風一般滑著手機的動作在看見鄭號錫專輯概念照後停了下來,點開圖片、放大,看他這次和自己成了明顯對比的髮色,溫柔的眉眼,還有修長的手指。
  「嗯?」注意到他右手拇指指甲的不整齊,閔玧其蹙起眉拉住了一旁靠著他休息的鄭號錫的手,「你咬指甲了?」
  被拉住的人像是被發現犯罪一樣一臉慌張,鄭號錫瞥了眼看上去有些嚴肅的閔玧其,只得乖乖點了頭。
  「那時候有點緊張,所以-」
  話至一半就被閔玧其突然覆在頭上的大手給中斷,輕輕在他頭上順了順。
  「有我在呢,擔心什麼。」

Crackfic(片段)

  「那時候在廁所我只是嘆了氣,隔間就傳來了『Suga哥?』這樣的聲音啊。」
  「還有一次也是啊,明明什麼聲音都沒出…」
已經不知道是第幾次在節目上談到這片段了。朴智旻一臉冷漠地看著簡直要癡笑成花的閔玧其,還有同樣笑得甜膩的鄭號錫。
  戀愛中的人真是,滿滿的酸臭味。

Death(死亡)

  「呀,哥你是自焚啊?」
  鄭號錫一掌拍上剛結束拍攝的閔玧其肩膀順勢掛了上去,空餘的手指了指自己胸膛。
  「我好像是服藥過度而死呢。」鄭號錫說完從口袋掏出了剛才在片場用的道具藥罐用力搖晃,側著頭聽所剩無幾的藥錠撞擊瓶罐發出的聲響。
  「好了,別說了,你乖乖的就好。」

Fantasy(幻想) 

  整場訪談下來閔玧其的目光一直在鄭號錫身上游移,盯著他白皙纖細的脖頸上掛著的黑色頸鏈--真的和他很相稱。
  閔玧其突然陷入幻想,要是鄭號錫在和自己做一些不可描述之事時也戴著,一定很美。
  金南俊在轉頭問問題看見閔玧其飄離當下又有點猥褻的表情時,他只想拿個垃圾袋把他罩起來。

Fetish(戀物癖) 

  鄭號錫靠著閔玧其,兩個人窩在沙發上。
  「玧其哥,你的手真的很好看啊。」抓起比他自己稍大一些的手,鄭號錫不停地撫摸著閔玧其手上的厚繭以及手背上極為突出的血管。
  「你戀物癖嗎鄭號錫,就這麼喜歡我的手?」強忍住聲音中的顫抖,閔玧其覺得自己被鄭號錫摸到像是有火在燒。

First Time(第一次) 

  “放心,哥會很溫柔,不會讓你痛到的。”
  後來原本就怕疼的鄭號錫還是痛到哭得死去活來。
  鄭號錫想起第一次做的時候閔玧其安慰他的話,現在想想那時候不知怎麼就信了他的邪。
  不過看在閔玧其真的很溫柔的份上,鄭號錫還是選擇原諒他了。

Fluff(輕鬆) 

  「哥,放鬆、放鬆。」鄭號錫從後方張開雙腿擱在閔玧其身旁,兩隻手在哥哥肩上持續按摩著。
  「太過操勞可不好啊,Suga啊、玧其啊--輕鬆一點吧。」見閔玧其依舊版著臉一副要工作到過勞死的模樣,鄭號錫乾脆直呼哥哥的名字,整個人往閔玧其的背貼上去,順帶把頭埋進了他頸窩。
  閔玧其一偏頭就看見鄭號錫因為靠在自己肩膀上露出來軟軟的臉頰肉,一時沒忍住便捏了一把。
  真可愛。

Future Fic(未來) 

  “閔玧其先生,您家中的冰箱門超過半小時未關閉,已幫您處理好了。”
  閔玧其抓起手機,是家庭機器人給他傳的訊息。
  他知道一定是鄭號錫拿食物的時候又被電視劇情吸引,拿完就忘了冰箱門還開著這件事。
  當初鄭號錫還阻止他花錢在家裡弄台機器人,即使已經是科技如此先進的未來,不過還好自己堅持最後還是買了,不然閔玧其不敢想像他們的電費水費一個月到底得花上多少。

Horror(恐怖) 

  「哥、我再也不看恐怖片了……」
  從電影院出來,鄭號錫就哭得眼淚吧噠吧噠掉,彷彿失去全身力氣虛弱地說道。
  閔玧其見他這副模樣也挺好笑,撫著鄭號錫看起來格外乖順的後腦勺。
  「會怕的話,抱著我也行的。」

评论(2)
热度(40)
上一篇 下一篇

© 大邱男子的光州小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