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博:J-hopeful_致命
。文號:沉醉於光州小鹿的大邱美式咖啡
。唯彈,정호석/Rapline/Hyungline
。糖錫
大邱男子的光州小鹿

【興彈】短短篇pt.2

▷文筆渣

▷BTS屬於彼此,ooc屬於我

▷站定國旻(kookmin)、糖錫(yoonseok)、南碩(namjin),
   最多僅有95line及Hopemin天使組的友情向。

(▷0613,剛好入坑一個月,防彈的4週年,錯過了前面的四年,在未來會以n倍的喜歡來補足的。Home party整場直播就在我補習時開始又在我補習時結束了,痛心疾首。)

04、
  閔玧其想起了當年的真男人測試。
  那時被問到了覺得誰會被嚇到,閔玧其毫不猶豫就回答了J-hope,當然結果也毫不令人意外。
  而過了這麼多年,鄭號錫還是那個膽小的鄭號錫,一點也沒變。
  閔玧其在一張沙發上被鄭號錫擠的抱的沒有任何點移動空間,手被緊緊扣著時這麼想著。
  除了和朴智旻不敢看,假借和忙內去逛街的理由兩個人溜了之外,五個人一起在宿舍看著恐怖片。
  明明是沒有鬼的場景,其他人安靜地盯著螢幕,只有鄭號錫不斷在閔玧其一旁喃喃著什麼,反正閔玧其沒聽清,他也不覺得會什麼有意義的話自然就沒回應。
  終於等到充滿恐怖片氣息的片段,閔玧其側頭看了眼一旁的人,鄭號錫已經抱了個大枕頭遮住了大半張臉,只露出一半眼睛的視線。
  然而當鬼出來時鄭號錫還是嚇得大叫了,閔玧其看他用枕頭把整張臉摀住,他有點擔心鄭號錫會窒息,伸手就把枕頭扳開,才發現他的眼眶已經紅了。
  閔玧其掃視了一圈其他三個人,金南俊還是一如往常地冷靜、金泰亨和金碩珍只是稍微震了下就沒有更大反應。
  閔玧其突然不知道該心疼還是該笑,他捂著嘴暗暗笑了會,伸手把鄭號錫往自己這攬了攬,閔玧其覺得自己彷彿在安慰小孩,拍肩膀,還得幫他擦擦淚。
  「怕就別看了,回房間我陪你吧。」閔玧其湊
鄭號錫耳邊,以不引起另外三人目光的聲量細細說著。
  鄭號錫知道這片他是絕對看不下去了,在閔玧其一提出建議立刻暴風點頭,抓著閔玧其手就往外走。
  閔玧其在離開房間時和金南俊眼神交流了訊息,金南俊也沒多說什麼,看了金碩珍一眼繼續看著他的恐怖片。
  閔玧其跟在後頭,順手給鄭號錫按摩了下僵硬的肩膀,「Hobi啊,你這樣肩膀都要跟碩珍哥一樣寬了。」
  閔玧其在鄭號錫轉頭看向他時看見了象徵不開心的J-hope式三角形嘴型,也不管他會不會生氣,伸手就捏了他臉頰肉。
  「笑一個,你笑起來好看。」
  回應閔玧其的是肩膀上的重擊以及鄭號錫帶著梨渦的笑。

05、
  朴智旻看著閃爍的紅燈靠著柱子,瞄了眼正專注在手機上的田柾國。
  「柾國啊,你說Hobi哥會不會嚇到哭?」
  田柾國將視線從螢幕移開,扶了下快落下的圓框眼鏡,微微張開嘴思考了兩秒鐘,「當然啊,這還用說嗎。」
  看了眼已經轉綠的交通號誌,田柾國再轉頭發現朴智旻仍然盯著他也沒注意早就綠燈了,田柾國果斷趁機勾住了朴智旻的手穿過了馬路。
  「…我們把號錫哥就這樣丟著是不是不太好?」朴智旻被田柾國就這樣拉著手,卻也沒把過多心思放在當前,而是在短暫沉思後又冒出了句讓田柾國揚起嘴角的問句。
  「智旻…哥啊,你自己明明也不敢看恐怖片的。」田柾國起初還能憋著笑,在看見朴智旻轉頭似乎想裝得惡狠狠地但其實一點威懾力都沒有的眼神,田柾國還是不厚道笑了出來。
  「…唉、哥你擔心什麼嘛,Suga哥會好好照顧他的,」田柾國拉著朴智旻手臂晃了下,「我們認真逛街就好了,號錫哥的事就讓Suga哥去擔心啦。」
  朴智旻最後還是服了田柾國,也沒去多想在宿舍的五人,不過被田柾國一語就說中了自己膽子小還是讓朴智旻不是很開心。
  沒辦法,誰讓田柾國是哥呢。

06、
  金南俊覺得他或許是個天生電燈泡體質。
  原本站在他右側的田柾國,在忽略金南俊而盯著左方的朴智旻五分鐘之後終於換了位置去了他哥一旁。金南俊往他們的方向瞥了眼給了小警告,看田柾國沒有什麼過頭的動作後終於放鬆了點繼續專注於訪談上。
  然而現在又莫名地,金南俊的兩旁變成了閔玧其和鄭號錫兩個哥。金南俊有點欲哭無淚。
  他努力將精神集中在MC說的話上,但總是會感受到來自閔玧其方向似有似無的視線投射——當然是跳過了他看向鄭號錫的。
  金南俊真的好奇閔玧其這哥平常無氣也無力,怎麼遇上了鄭號錫就突然精力多得沒處發洩似的,從來沒有聽過活力可以過度?這是哪門子新科技??
  恍神片刻,金南俊突然沒跟上MC現正話題,就看見閔玧其鄭號錫倆的手在他面前貼齊,然後十指相扣了。
  金南俊突然有點短路,不過在聽清楚問題是什麼"喜歡的肢體接觸後"也沒在多管。
  不過十指緊扣還是有點過於刺激了,金南俊想了想,下次該稍微警告這兩個哥。

评论
热度(17)
上一篇 下一篇

© 大邱男子的光州小鹿 | Powered by LOFTER